L

【三零一】我的队友为嘛不说普通话!

2333333写的倍儿好

呆毛只卖火柴不卖药:

想看正式场合一本正经但私底下满口天津话倍儿贫的杨聪(及被他带坏的哏都队友),就写了这个有病的小短文,纯粹为了抖个机灵


OOC严重,出场不多的角色纯脑补


LO主不是天津人,欢迎本地人捉虫w


*食用注意*正文大概算粮食向无CP,附录(介绍方言词汇)是白杨白CP向


天津室友帮忙录了文里所有的对话,方便其他地区的朋友理解w(似乎只有电脑能在线,sad)→在线听地址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的队友为嘛不说普通话!


还在英国的时候,白庶就在网上跟三零一的队长有过接触。在交谈中杨聪给他的感觉是个蛮严肃的人。所以他的想象中,这个身高一米八的刺客大概是个戴斯蒙德·迈尔斯①那样的家伙。


直到他飞机落地,刚见到来北京接机的准队友们,一条胳膊就挂他脖子上了。


“我就说嘛,介留洋回来的就是跟咱们老坦儿不一样,倍儿洋气!来来,给您介绍介绍,介我们老板,介是经理,油道李亦辉,剑客高杰,守护使者孙明进,钱文举今儿有事儿没来。”


身为南方人的白庶从来没见过这阵势,愣愣地一一跟人握过手,等着旁边这人说相声似的报完菜名,才回过神来,“杨队长是哪一位?”


那人赶忙收了胳膊伸出右手,展露一口白牙,“我是队长杨聪。欢迎加入三零一。”


 


上了车之后白庶还是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,这边高杰和孙明进在聊上轮兴欣对呼啸的比赛。


“兴欣那战法结界没上,倒是叫他队友搞出来个一挑三,呼啸都被打顺了。”


“方锐那打法也忒腻味人了,有道儿从来不简直走……”


战法有结界这一说吗?国服的荣耀难道有什么自己不了解的技能?白庶刚要开口问队长,只见那边李亦辉跟杨聪讨论上了接风宴吃什么的问题。


“……狗不理包子那都是糊弄外地老坦儿的,本地人哪有吃那玩意儿的。我看还是上大福来吃锅巴菜吧。”


“大福来老板人挺哏的,可他们家锅巴菜齁咸,我奏耐吃他们家老豆腐。”


这时有人插了一句,“接风宴就吃锅巴菜老豆腐顺不顺啊,我们去吃螃海吧?”


“大冬天的吃嘛螃海,人介刚回国,还是上百饺园吃饺子得了!”老板发话了,大家只能表示没意见。“你们也别搁介贫了,人大老远来的,你们就把人晾一边啊?”


白庶真想跟老板说,把我晾一边没关系,我现在就想静静。


这真的是电子竞技战队,而不是相声艺术团吗?白庶心好累。


 


从百饺园出来已经是晚上了,孙明进指着路对面的巴黎贝甜说想去买布丁吃。


“我打小就有个梦想,在巴黎倍儿甜旁边开一家天津齁咸。”


高杰一巴掌糊人后脑,“糊弄谁呢,你小时候有嘛的巴黎倍儿甜。”


白庶倒习惯性地也想去买个面包当明天早点,被杨聪一把拉住拽上车,“那玩意儿有嘛好吃,明早带你吃加果篦的煎饼果子,我们食堂结界那手艺——绝了!”


白庶这才明白,敢情“结界”就是姐姐。


此时的白庶对自己能否融入团队感到深深地忧虑,唯一能让他感到欣慰的,就是正式比赛没有语音。


这样下去不行。白庶鼓足勇气,环视了一下车内。其他人口音都听着像本地人,可能有共同语言的大概只有坐他旁边从微草转会来的李亦辉了——虽然这人的天津话也说得一溜一溜的。


“那个,果篦是什么啊?”白庶用胳膊肘捅了捅李亦辉低声问道。


“咳,就是薄脆。我刚来天津的时候,也特别纳闷恁么嫩么近的俩地好多叫法不一样。油条叫果子,糖葫芦叫糖墩儿,踏拉坂儿叫鞋踏拉……您看外边那就是天拖,天津拖鞋厂。”


“……拖鞋厂?”白庶惊呆了,一个拖鞋厂的名字也这么霸气。


“你可真哏儿,拿你打镲还真信了,介是拖拉机厂。”杨聪和几个天津人都要笑瘫了。


笑完了,杨聪接过导游的职责,指了指窗外一个发光的建筑,“那是天气塔,简称天塔。如果你能清晰地看见它,就证明今天空气质量倍儿好。”


被骗过一次的白庶没把这个拙劣的玩笑当真,他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个塔的形状,和印象中天津宣传片中的某个形象重合了。“天津电视塔?”


杨聪连连叹气,“孩子大了,难哄了。”


“噫——!”车厢里响起整齐的倒彩,把白庶吓了一跳,顿时又有了茶馆里听相声的既视感。


 


路过泰达大楼的时候,车内的话题就转到了中超,高杰问白庶看不看足球。白庶表示他只看欧洲那边的比赛,中超没看过。“那你跟许斌大概有话题,不过他上国安那BK的主场去了,唉。”


高杰又问他老家哪里,白庶说上海。


“呦呵,申花可是同志啊。”坐白庶后排的高杰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来,我教你口号,国安撒……”


“别介,车上还有亦辉同志呢,注意团结。教嘛不好非教脏话。”杨聪严肃地说道,收回了捂在对方嘴上的手。


李亦辉干笑了两声,又被白庶用肘子捅了捅,“BK是啥?”


李亦辉刚要回答,想起来杨聪“别教脏话”的指示,看到窗外M记的招牌急中生智:“Burger King.”


“噗……”正在喝水的孙明进一下子喷了出来,冲李亦辉比了个拇指。


 


回到俱乐部已经是晚上十点,经理看白庶也有点累了,就让他先去休息。白庶冲了个澡回来,手机里冒出两条信息。


第一条是高杰发来的,“口号是国安撒比,别当亦辉面说,他是国安球迷。还有别信他的,BK是Beijing Kingwind。”


第二条来自队长杨聪,“好好休息,先把时差倒过来再说。放心,煎饼果子随时都有。对了,你吃不吃辣?”


这群队友,好像还蛮可爱的。白庶回了消息,把自己摊到床上。


自己也要加油啊,早点融入这个队伍。


——然后带领它,夺取荣耀。


Fin


①《刺客信条》1-3的主要角色,从小接受刺客训练,性格严谨,行事低调,身高182。


 


附录【白杨白】:跟杨聪学天津话&跟白庶学英语


 


(jie 四声)


代词,这。


(ma四声)


代词,什么。


胰子


名词,肥皂。


受累 


敬语,麻烦。


举例:


白庶:What's this?


杨聪:介四嘛?


白庶:Soap.


杨聪:胰子。


杨聪:您受累帮我捡一下。


白庶:Help yourself.


 


倍儿(ber)


副词,非常。


哏儿(ger)


形容词,有趣。



动词,爱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打镲(ca,三声)


动词,开玩笑。


举例:


杨聪:我就耐你这劲儿,倍儿哏儿!


白庶:You are interesting…


杨聪:还有?


白庶:I love you.


杨聪:!!!……你可甭拿我打镲啊?


白庶:I'm not joking.


 


老坦儿


名词,乡巴佬、土包子。


(shun,二声)  


形容词,难看、丢人、不好。


腻味(wei,轻声)


形容词,惹人厌的。


举例:


杨聪:过年回家带人就行了,带嘛的十八街麻花,那都是骗老坦儿的,多顺啊。


白庶:Shall you come home with me?


高杰:你俩能不虐狗了吗?忒腻味人了。


 


姐姐(前一个字二声,后一个字轻声)


可以用于称呼除婴儿外的所有女性。


一边儿


一样。


简直走


直走,不拐弯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杨聪:刚那姐姐说,沿着坡简直走就到车站了。介道两头居然不是一边高。


白庶:咱俩是不是一边高?


杨聪:嘿你学得还挺快。那就比一……唔……


姐姐:Yooooooooooo~


 


END


   
评论
热度(1267)
不常玩撸否
【【【抄袭狗死一户口本】】】
女权主义 腐道中人 不吃RPS
ES21 蛭魔妖一大本命 ALL蛭ALL/进濑
一击男 先生粉 杰琦杰/ALL索尼克
欧美 铁人粉 ALL铁/盾铁/超蝠/EC/狼队/EA/锤基/寡鹰/冬寡/ME
国产 飞波
历史 策瑜策
火影 鼬神NC粉 鼬佐/鸣佐鸣/代我/卡伊/鹿鞠
全职 孙翔粉 韩叶韩/叶蓝/周翔/江周翔/江周/黄喻黄/卢刘/乔高乔/双花/双鬼/楼秋/林方
K 伏八/白黑/银金银/礼尊/ALL尊
APH 米英/露中
FATE SABER粉 言切/枪弓枪
无头 静临/千田
DGM 拉比粉 拉神
AZ 斯雷因粉 奈因
反逆 白黑
飙速 东卷/山坂
银魂 土银土/冲神
死神 恋白
钢炼 麟x古利德
巨人 团兵
大振 A3/田花
近战 酒烟/漂御/弦五
独闯 流风
坏蛋 向谢/唐谢/ALL谢
无限 楚郑楚